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道教文化 >> 传说故事 >> 内容

葛仙翁传之七星剑

时间:2015/4/16 9:37:12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山中不知岁月,不知不觉中,葛玄来到云岗山结庐修炼已有些年头,弟子郑隐、张恭对师父当年所采树叶能解蛇涎之毒甚是感到神奇,于是将其同类小树集齐种在南面山坡,采用晾晒的方式制成干,也就是原始的茶叶。附近有身...

山中不知岁月,不知不觉中,葛玄来到云岗山结庐修炼已有些年头,弟子郑隐、张恭对师父当年所采树叶能解蛇涎之毒甚是感到神奇,于是将其同类小树集齐种在南面山坡,采用晾晒的方式制成干,也就是原始的茶叶。附近有身体不佳的百姓求医,葛玄也在医治之余送些茶叶给他们作保健之用。

一个夏日夜晚,郑隐因采制了一天的茶叶累的腰酸背痛,正准备休息时,葛玄从丹房走出,对他说:“劳作一天也累了,去喊张恭来,一起去茶林边喝茶。”郑隐未曾多言,与张恭一道在茶林东面巨石旁架起了铁壶烧水,不多时,便泡上了一壶入口苦涩的绿茶,一个个皱着眉头喝了几口,顿时觉得神清气爽,疲倦消散。正在三人相谈甚欢之时,只见一道火光从天而降,伴随着巨大的震动,一颗大火球狠狠地砸在了山坡上,幸好山里夜间雨露重,并未引起大火灾,三人被这巨大的火球一震,郑隐、张恭尚在惊魂未定之时,却见葛玄不顾危险,拎着满壶的茶水直奔火球而去。只是他来到火球边,将茶水倒在了火球上,瞬间将水浇灭,只剩下一个不规则的直径约有一尺的黑色铁石正冒着青烟,葛玄伸手从怀中掏出一张黄符贴在了上面,然后转身对郑隐、张恭说:“忙碌一天也累了,回去休息吧!明天早上在这建炉,我要在这炼剑。”

郑隐、张恭两人相视一愣,他们追随葛玄也有许多年头,还从未听说过师父会铸剑,尽管有些疑虑,但一来对师父是百分百的信任,二是一天下来确实太累了,外加刚才的惊魂未定,也就懒得多言,各自己回房就寝。

第二天一在清早,两人来到茶林,看到那些被漆黑的石头砸死的茶树不免有些心痛,将能移植的都种到了别处,再去树林中伐木搭草庐、抬石和泥筑剑炉,足足三天才搭好,又被葛玄派去烧竹碳,还要求毛竹必须上五年以上的。这下郑隐对着张恭开始埋怨了:“师父这是哪根筋不对呀?在这山上几年了,冬天都没烧过碳,这大热天的烧什么碳呀?莫不是让这天外飞石给吓傻了?”张恭向来不多言,只是淡淡的说:“师兄,师父交待的必有他的道理,去砍毛竹吧!”

这山中虽然毛竹多,可是要将这五年以上的毛竹凑成一窑碳,也确非易事,两人满山奔走了几天,幸遇几名山中曾受过葛玄师徒救助的樵夫帮忙才凑成一窑,又花了几天才将竹碳挑到剑炉旁。


葛玄挑了个黄道吉日吉时开炉,从开炉那刻起,郑隐和张恭就没停过手,连山下的百姓听说了,有闲空的都会上山来搭把手。经过七七四十九天的煅烧、锤炼,终于将那块天降铁石铸成了一把乌黑光亮长为三尺三寸,重六斤六两的宝剑,剑脊上居然还有七个小亮点,与剑的整体乌黑相衬,状如夜晚天上的北斗七星,葛玄给这剑取了个名:七星剑。

最开心的莫过于郑隐,一贯喜形于色的他今天一直是眉开眼笑,这段日子实在是太苦了,这下宝剑铸成,总算可以休息一下了。就连向来心若止水的葛玄也算是松了一口气,经不住大家叫嚷着试剑,他捋了捋袖子,走到山坡的巨石前,举剑向天,伸出左手中指放在口中一咬,顿时血流而出,葛玄用血手在剑身画了一道镇妖符,才一画完,血水就被剑身渗入,他再将七星剑从上往下朝巨石上一挥,一道寒光闪出,剑刃并触及巨石,只听见“轰隆”一声闷响,巨石已然开裂。围观的百姓个个目瞪口呆,半晌才在一老者颤巍巍的诚服声中惊醒:“这是神剑呀!”随即朝着七星剑跪倒了一大片。

至此,云岗山方圆百里人人都知道葛玄铸了一把神剑。一传十,十传百,一时间传的是神乎其神。这葛玄更是做了一件让大家都猜不透的事,他将那七星剑恭恭敬敬架在三清神像前,桃木制成的剑鞘上还贴了“镇妖、降魔、封灵”三道神符,日日接受信徒的香火,这更是让那些百姓看不懂,可是不管谁去问,葛玄都只是微微一笑,并不多言,这样也就没人再多问了。

寒来暑往,不知不觉中又过了一个年头。一日清晨,一身着素装、面色惨白的少年跪在葛玄的木屋前,任张恭、郑隐怎么劝,他硬是死活不肯起来。往常葛玄都是按时出房门,今天居然比以往晚了足足一个时辰,而且手上还拿着七星剑,出了门也是一反对人和蔼的常态,连正眼都没看那少年一下,只是站在他面前,眼睛四十五度望着天空,表情木然的说:“白狼,你本是山中百狼之王,修行已有五百年,今天是你第一个天劫之数,现在你不好好躲在山中修行,意想行洪而去,躲避天劫,可曾想过山洪爆发会令多少百姓妻离子散、流离失所?”顿了顿,又说:“不是念在你先天有慧根,五百年来并无伤人害命,当日我上山之时就已将你除去。”

那素装少年听完后,眼泪直流,道:“真人慈悲,我苦苦修行五百年,就是想除去这身狼皮,从有生以来,我并未害过一条人命,可是现在五百年的天劫之数已到,若是不行洪而逃,那雷霆天劫我可躲不过呀!求真人将那七星剑法力敛住,放我一条生路!”说完,眼泪更是如雨点般落下。

葛玄听完,轻叹一声,想了想,说:“你我虽人兽有别,但众生平等,五百年的修行不易呀!我若放你行洪,多少百姓遭殃?我若不放你,你就恐怕难逃这一劫。”

郑隐这时才稍微看出了一点苗头,有些憋不住了,说:“师父,这白狼都这样求你了,你就放他一条生路吧!”

葛玄斥责道:“休得多言!”郑隐微微有些一愣,师父这些年可没这样对他说过话,这让他也知道了事态的严重性,于是站在了一边,再也不敢多言了。

正在这时,从山石处传来一阵尖锐的狞笑声,笑声才停,又传来话语:“白狼王,你活了五百年了,还不明事理?这臭道士你再求上他一百年也没用的,他用这个破剑封住方圆百里妖兽的法力,就是想将我们全部消灭,你倒好,还送上门来。”

葛玄听后,大喝一声:“妖孽,还不快快现身!”

话语刚落下,众人眼前一晃,一个半人半豺的怪兽已立于眼前,整体已现人形,但脸上长毛未褪,两颗獠牙依然露在外面,一脸不屑的神情,对葛玄并无白狼王的恭敬,说:“老道士,白狼王修行五百年,已是妖身,你的七星剑对他有用,对我可没什么用,我随白狼修行才一百年,这点点小小的法力对我而言根本就没什么用,也就是说,即使没有一点法力,我现出真身就能咬死你们!”说完还得意的哼哼了两声。

白狼一听,连忙说:“黑豺,真人悲天悯人,不得放肆。”黑豺用鄙视的眼神瞅了瞅白狼,说:“白狼,你修行了这些年,到头来还不是落得个难逃天劫,还不如今天你随我一饱口福!”白狼侧过身,一双狼眼放出绿光,盯着黑豺说:“你敢!”语态中已有威胁之意。不想那黑豺并不惧怕白狼,与他正面对视说:“白狼,你以为这些年我是真心随你修行?当日若不是我假意答应随你修行,你能留我到今天?现在你的妖法也没了,要是惹我不高兴,哼哼!我把你一并结果了!”

白狼这才想起自己法力被封住,并不是这黑豺的对手,恨恨的说:“一百年前看你带领豺群吃人我就不应该放过你,看你当日苦苦哀求还以为你是真心悔改……”话未说完,那黑豺厉声喝道:“住口!你若是不提当日之事,我还能饶你一命,现在我是断断不会放过你了!我要为我十余子孙报仇!”说完,只是它摇身一变,成为一匹全身黑毛,身材硕大的豺,朝着白狼张开了血盆大口,在一纵一跃之间已扑向了白狼,白狼从失去法力后,整个躯体都失去了活力,哪里是黑豺的对手,只是一味的躲闪,渐渐已落下风。郑隐和张恭哪见过这阵仗,都不知不觉躲到了葛玄身后,葛玄将桃木剑鞘上的三道神符一一撕下,拔出七星,抛向白狼,这时白狼被封的法力随着三道灵符撕下已逐渐恢复,伸手接住七星剑,只是将剑向黑豺一挥,一道剑气闪过,黑豺硕大的身躯轰然倒地,颈部鲜血喷出,四肢抽搐了几下就断了。

白狼跪在葛玄面前,双手将七星剑高举过头顶,说:“求真人收我为弟子,为我免遭雷霆天劫!”葛玄一手接过七星剑,还剑入鞘,面色凝重,说:“你既诚心归道,我就破例收你为徒,为你免遭雷霆天劫!”话才说完,只见天色迅间暗了下来,一时满天乌云密布,几道闪电划过天际,雷声隆隆,白狼面如土灰,依旧跪在葛玄面前。

葛玄向天大喊:“各位天神,白狼王修行五百年,已具道家根基,弟子愿带他修行,他日必能成正果!”连喊三遍,闪电越来越近,雷声越来越响,葛玄也有些慌了,连忙向张恭说:“快去取三道灵符来。”张恭想了想,问道:“师父,取哪种灵符?”葛玄回道:“空白的就行。”张恭转身就取来,葛玄咬破中指连画三道灵符,拔出七星剑,用剑尖穿上灵符点燃,口中念念有词,三道灵符燃尽,云消雾散,雷电消停。

葛玄这才松了一口气,转身对白狼说:“起来吧!”白狼恭恭敬敬的叩了三个响头后站在一侧,说:“谢谢师父救命之恩,我一定不负师父所望,他日如能成正果,必定造福百姓!”葛玄捋了捋胡须,说:“今日我收你为记名弟子,你也须守我道门规矩,但不必与我等共同修行,这茫茫武夷山中,你自己去寻个好所在吧!白狼这个名字以后就不要用了,你躲过五百年天劫,犹如浴火重生,以后就叫‘白琅’吧!这七星剑赠予你,可保你千年天劫无恙!他日你若是为恶,那谁都保不了你了!”白琅跪地接七星剑,再叩了三个头,应声道:“弟子谨记师尊教诲!”说罢转身投向了林中深处。

作者:韩咏波 来源:网络
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本类推荐
  • 没有
本类固顶
  • 没有
  • 江西葛仙山网站(jxgxs.com) ©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铅山县葛仙山寺观管理委员会主办

    联系电话:0793516639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