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道教文化 >> 文化研究 >> 内容

葛仙山名称由来与文化背景研究

时间:2014/10/5 2:32:14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江西铅山葛仙山原名云岗山,是千里武夷山的一大支脉,主峰高1096.3米,峰峦环簇,林木葱郁,云海茫茫,风光绮丽。据历史记载,葛仙山因道教灵宝派祖师“太极左仙公”葛玄而得名。葛玄(164-244),字孝...

江西铅山葛仙山原名云岗山,是千里武夷山的一大支脉,主峰高1096.3,峰峦环簇,林木葱郁,云海茫茫,风光绮丽。据历史记载,葛仙山因道教灵宝派祖师“太极左仙公”葛玄而得名。葛玄(164-244),字孝先,琅琊(今属山东)人,为东汉三国时孙吴方士,人称葛仙翁或太极左仙公。本文试根据历史资料分析葛仙山名称由来与文化背景。

一、东汉时期方士的名山修炼活动

东汉时期,是中国本土宗教由方术转向道教的时代。方术是以神话和自然崇拜为主的原始宗教,一般是召鬼神、访神仙、求奇药、炼丹砂。东汉时期,类似秦始皇和汉武帝时期那样大规模入海寻仙已无人仿效,转而到名山修炼成仙。方士认为,欲得道成仙,必须选择高僻幽深之灵山修炼,以求蓬莱神仙奇药,升天成仙。

方士的理想是修炼成仙,为此选择幽远之深山大岳作为修炼之地,故以后亦称为神仙所居之洞天福地。东汉谶纬之书已列有不少名山。谓有仙室或灵药。魏晋南北朝时期,名山成为传授道书和炼丹之地。《抱朴子内篇·遐览》谓道书藏于名山五岳,《金丹》篇称道士合作神药,必入名山。唐宋时期,更赋予名山以神秘色彩。司马承祯《天地宫府图序》云:“幽质潜凝,开洞府于名山。”故历史上有许多著名山岳成为道士荟萃之地,且有道教胜迹名于世,都和秦汉时期的方士活动有继承性。

先秦以来,中国的名山大川、风景胜地,往往都是神仙方士活动的重要场地。如:山东泰山,早在战国时期,就有方士黄伯阳隐居岱阴鹿町山岩洞,至西汉时期,方士稷君在此山修炼不老之术。湖北武当山,自东汉以来,即有仙人在武当山结茅为庵,潜心修炼。成都青城山,东汉顺帝汉安二年(公元143年),道教创始人张陵来到青城山,选中青城山的深幽涵碧,结茅修炼。江苏茅山,西汉景帝时茅盈及弟茅固、茅衷于此修道成仙,号三茅真君。山西恒山,在西汉时期,是茅山派祖师三茅真君修炼神仙之术的场所。河南王屋山,东周仙人王子晋,东汉方士于吉都在此山修炼。江苏崂山,自春秋时期就云集一批长期从事养生修身的方士之流,西汉武帝建元元年(前140年)张廉夫来崂山搭茅庵修炼,奠定了崂山道教的基础。甘肃崆峒山,为仙人广成子修炼得道之所。这些名山,后来都逐步成为道教活动的圣地。

江西多名山,至东汉时期,江西已是方士们极其活跃之地,形成了浓郁的修炼之风。如龙虎山、庐山、三清山、閤皂山、葛仙山、武功山、西山(逍遥山)、麻姑山、玉笥山(峡江)、华盖山(乐安)、金精山、灵山等。龙虎山在东汉时期,为道教创始人张陵修道炼丹的著名道教圣地。庐山先秦以来便是神仙方士活动的重要场所,传说方辅在庐山得道成仙。閤皂山与葛仙山为东汉葛玄修炼之地。武功山为晋代武姓方士长期修炼之所。西山为晋代许真君修炼之地。麻姑山在汉昭帝时,仙人浮丘公及弟子王、郭二仙就在山中修炼。玉笥山(峡江)为秦代孔丘明、何紫霄,汉代梅福等方士的修炼之地。金精山为西汉初年女仙张丽英修炼场所。灵山为东汉方士胡昭的修炼之地。

道教的“洞天福地”就是指地上的仙山,所谓“十大洞天、三十六小洞天,七十二福地”,大部分都和先秦至东汉时期方士修炼的名山密切关联。

二、一些名山因方士仙人的活动而命名

正因为名山为方士修炼之所,一些名山因方仙道人的活动而命名。位于江西萍乡市安福县境南部的武功山,古名沪潇山,因沪潇二水发源于此得名,晋代因武姓方士在此长期修炼,乡人因其姓武,遂改山名为“武公山”,南北朝陈武帝梦见山上仙人助其作战,后成帝业,诏令改“武公山”为“武功山”(据明代《开武功山志》记载)。南城西南十里麻姑山,原名丹霞山,因麻姑在此修炼而改名。江苏茅山,原名地肺山,又名冈山、句曲山,因茅盈、茅固、茅衷三兄弟修炼而改名。青城山古名天仓山,唐玄宗信道,唐开元十八年(730),亲自下诏书改称青城山。江西庐山,史称周武王时,有方辅入山炼丹,得道仙去,惟庐存,庐山便因此而得名。浙江天台县司马悔山,为道书第六十福地,因唐代司马承祯在此修炼而得名。

葛仙山,中国共有三处,一是江西葛仙山,原名云岗山,因东汉葛玄在此修炼而改名。二是湖北赤壁葛仙山,因晋代葛洪曾于此修道羽化而得名。清康熙《蒲圻县志》记载“晋葛仙羽化处乃丫鬟南十里之葛仙山”。三是四川成都彭州葛仙山,原名白石山,东汉末年,葛永贵方士修道于白石山,后羽化,乡人遂改名葛仙山。

三、葛仙山名称由来考略

1葛仙山名称早于葛仙祠。

葛仙山名称最早记载是古石印《葛仙山志》(残本)收录的唐诗人白居易题《葛仙山景杂咏》:“三天极目观,阳村[]山落下”。证明在唐代,葛仙山名称已经出现。白居易作这首诗的时间大致为唐元和十年至十三年(815-818),其时白居易被贬为江州(今江西九江)司马,司马是个闲职,基本上没有权力。正因为如此,白居易才有时间游山玩水,先后到过庐山、葛仙山等地。而葛仙祠建造时间最早出自万历《铅书》记载,“葛仙祠,在铅山县南西七十里葛仙山。……宋元祐七年(1092),乡人立祠祀之。元至正间(1341-1368),增建太极观,中造仙翁像。”

以上史料表明,葛仙山名称早于葛仙祠。唐代已经出现葛仙山名称,此时,葛仙山未有葛仙祠。到宋代,乡人才在葛仙山建立了葛仙祠,以祀葛仙翁;到元代,又增建太极观(即今玉虚观),在里面安立了葛仙翁像。

那么,最早是从什么时候将云岗山改名为葛仙山的?史书无可考,本文依据史料推断,大致为南北朝时代。

东晋时编辑的《道迹经》已提到“十大洞天”和“地中洞天三十六所(即所谓的三十六小洞天)”等名词,其中还称引道书《福地志》。但是,《道迹经》中只列出“十大洞天”具体名称,对三十六小洞天并未给出具体名称,在唐以前列举出神仙居住地最多的是葛洪,但也只列出了二十余处。他在《抱朴子内篇》《真诰》中,按引仙经,其中提到华山、泰山、霍山、恒山、嵩山、少室山、长山、太白山、终南山、女儿山、地肺山、王屋山、抱犊山、安丘山、潜山、青城山、峨眉山、緌山、云台山、罗浮山、阳驾山、黄金山、鳖祖山、大小天台山、四望山、盖竹山、括苍山等二十余座,并谓“此皆是正神在其山中,其中或有地仙之人”。但是没有提到葛仙山。葛洪是葛玄从孙,如果此时葛仙山成名,是一定会收录到《真浩》的。

南北朝时代,道教由早期民间宗教团体逐渐转变为官方承认的正统宗教。在此大气候的背景下,铅山民众为纪念葛玄,遂谓云岗山为葛仙山,意谓云岗山为葛玄修道成仙之所。命名并得到官方支持。以致唐代,葛仙山名称始有正式文字记载。

2、葛仙山因葛玄修炼而扬名。

铅山葛仙山的香火从宋元以来一直很旺,香客来自闽、浙、皖三省和江西本地的信众,每天多则数千,少有数百,前来朝拜葛仙翁,每年逾30万众。这固然与葛玄在此山修炼升天有关。

葛玄的修炼活动,前后六十余年,踪迹遍及在南方诸多名山和京师建业(今南京市)。其中江西地区又为主要之地。宋刘辰翁《临江閤皂山玉像阁记》云:“江西葛仙迹为多,閤山最著。”

葛玄在閤皂山,前后40余年。在这期间,葛玄以閤皂山为中心,在江西境内广泛活动,先后往返去过南昌西山、萍乡武功山、修水幕阜山、南城麻姑山、铅山葛仙山等地。

葛玄在铅山修炼,历代郡县志均有记载。如:明代万历四十六年(1618)《铅书》记载:“(县治)南七十里,日葛仙山,其高三十有六,二十里,汉仙人葛玄之所筑也。爰有仙坛、香炉、水碙,皆铁冶。有仙井焉,有龙池焉,有上马石,下马石,息心石;有试剑石,字书精妙;有飞升台,悬峰凌虚;有鹤迹鹿蹄。”

 “铅山邑小,而道集其大,门闢以三:有朱吕二陆四儒也,有大义、智孚、云震三禅也;遡而上之,又有葛孝先焉。四儒兴于宋,三禅住于唐,而葛仙则始于汉。翘翘三氏之宗,皆萃之于铅山,铅山之学合三氏,而知所适从矣。”

《葛仙山志》记载了葛玄的年谱,称“吴赤乌元年(238),葛玄云游至铅山县,先在鹅湖山等地筑坛修炼,后在杨村云岗山结庐修持。赤乌七年(244),在云岗山羽化。”

葛仙山未列入道门洞天福地的原因,主要是葛玄晚年才到葛仙山闭关修炼,古代信息滞后,当时不为外界知晓,再加上葛仙崇拜直到宋元时期才兴起。

正因为有葛玄在葛仙山修炼,才会有葛仙山的山名。地名是活化石,忠实地记载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活动。中国道教协会顾问陈莲笙说:在中国土地上以葛玄命名山名的,就只有铅山葛仙山。

葛玄在云岗山修道登仙,留下了多处痕迹,有炼丹台遗址;有炼丹用的排列成北斗星座的七个泉穴“七星泉井”;为葛玄晚年修炼之地。更为重要的是,云岗山半腰的“憩云戒止”四字,为当年葛仙修炼之告示遗迹。“憩云戒止”之意为:此处是仙人在云中休息的地方,请就此止步,不要进入山中打扰。据同治版《铅山县志》记载:“同治二年,葛仙山接官亭脚下(在山半腰——引者注)石壁陡竖,春间大雷,掀开石面一层,中现‘憩云戒止’四字,各大尺许,书法飞舞犹劲,至今犹存。”从上面文字可以推定,“憩云戒止”四字很早就刻在云岗山半腰旁边的陡壁上,因年代久远,已经被泥石覆盖,不为外界知晓。只是由于同治二年,特大暴雨和大雷,才冲开覆盖在字上面的泥石层,露出真迹。

3、葛玄仙化之处就在云岗山(葛仙山)

关于葛玄仙化之所,有很多版本。

《铅书》记载:“葛仙,名玄,字孝先,汉元和二年正月朔日,天台山上虞遇异人得修炼之术,道成上升,实吴赤乌七年八月望旦也。宋元祐七年,乡人立祠祀之。元至正间,增建太极观,中造仙翁像。相传有仙翁遗骨,或曰鹤骨,莫可知也。” 民间传说葛玄道成后飞升于云岗山之南山“九龙窜顶”之巅。

《方舆胜览》记载,“鹅湖,在铅山县西南十五里,上有葛玄冢。”

《历世真仙体道通鉴》卷二十三《葛仙公》说:“后仙公于閤皂白日升天,至今方山犹有煮药铛及丹臼在焉。”

由于古代信息不对称,至少出现了三个版本,葛玄一是在铅山云岗山仙逝,二是回到铅山鹅湖山仙逝,三是回到閤皂山仙逝。从上面的记载可以看出,云岗山是最后修炼之处,葛玄仙逝时已经80周岁,从东汉当时的交通环境条件,以及葛玄的身体状况,不可能离开葛仙山到其他地方仙逝。所以,葛玄最后在云岗山仙逝,应该更符合常理,更为可信。

最后要提及的是千百年来葛仙山的“灵验现象”,灵验现象是宗教中的一种功能现象。从宋元以来(文革除外),葛仙山一直香火旺盛,香客如潮。信众认为到葛仙山朝拜祈愿特别灵验,缘因葛仙翁真身就在葛仙山。以宗教的功能而言,有祈愿灵验的、伦理实践的、哲学思辩的、开发灵性的等四种。而葛仙山的这种“灵验现象”无疑有广泛的信众基础和历史背景,这和葛玄在葛仙山的活动是分不开的。



[] 阳村,又作杨村,现铅山县葛仙山乡所在地。

作者:曾健雄 来源:原创
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江西葛仙山网站(jxgxs.com) ©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铅山县葛仙山寺观管理委员会主办

    联系电话:0793516639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