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名山纵览 >> 自然景观 >> 内容

人间哪有此山川

时间:2017/5/12 9:59:30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人间哪有此山川那年“五一”节假日,外甥女易琳特意从南昌赶来铅山,要我陪她上葛仙山,我很高兴。那天天刚蒙蒙亮,铅山的外甥婿亲自驾车,我们同行四人,兴致勃勃出发了。一路上,我思绪万千。我也有好些年没上葛仙...

人间哪有此山川

 

那年“五一”节假日,外甥女易琳特意从南昌赶来铅山,要我陪她上葛仙山,我很高兴。那天天刚蒙蒙亮,铅山的外甥婿亲自驾车,我们同行四人,兴致勃勃出发了。

一路上,我思绪万千。我也有好些年没上葛仙山了,真该去趟了,因为,我和我的家人对铅山的葛仙山有着特殊之情。上世纪四十年代末,我的父亲彭复苏早年在北京民国大学任教时就接触了佛学,沉迷于佛家的理念。父亲三十年代初曾在铅山任县长时,他闻知汉末道教灵宝始祖葛仙翁(葛玄)曾在葛仙山结庐修道,传播道教哲理,千百年来,以无上法力为百姓禳灾祛病,祷告太平。况且,葛仙山又是道教与佛教遂为一山,道开灵宝之气,佛显千秋神光而闻明天下。父亲对葛仙山向往已久,于是,不愿为官,长久礼佛的父亲弃职离家,从千里之遥的赣州只身来到这座圣地……

“小姨,葛仙山有多高呀?”易琳打断了我的思绪。

“白云之上有青山”,我想了想,引用了父亲撰写的《葛仙山志》里的诗句回答她。

“有1096高,3029个石阶梯”,外甥女萍萍说得更具体。

“哇,这么高呀,难爬啊!”从小在城里长大的易琳,露出畏惧的神情。

萍萍连忙说:“嗨,不能说难爬,要说我能行,否则你就难以上去。”大家都笑了 。

我说:“萍萍没说错,要有信念,要心诚。我是第五次上葛仙山呢!”

萍萍说:“听我妈说,那年冬天,外婆要我妈和二舅上葛仙山取外公的棉衣,正逢山上下大雪,白茫茫一片,山上成了玉树琼楼。两人顾不得欣赏美景,当日雪夜,下山赶回河口。那时我妈15岁,二舅13岁。”

“真胆大,不怕被老虎吃了!”易琳很惊讶。

萍萍说:“山上是有老虎,有葛仙公保佑,会逢凶化吉呢!”

“是吗?”

“葛仙公神通广大,”萍萍津津有味地讲着,“传说有一年大旱,葛仙公见百姓成群结队磕头向天求雨。于是,葛仙公画了一张符贴在土地庙里。立即,乌云密布,天昏地暗,雨从天降,道路成河。接着他又画了一道符扔在水里,水里鱼儿游来游去……”

说着,聊着,我们的车穿过片片绿林,绕过座座山峦,到达了葛仙源,把车停好,我们就开始登山了。

五月的天气还有些凉意,尤其在这大山里。这天阳光明媚,金色的太阳如利剑般穿过葱笼林木。一阵山风吹来,躲在绿叶丛中的山花露出灿烂的笑嫣;这山和那山的翠竹长势正旺,郁郁葱葱的似乎能听见拔节的声音;山涧中的泉水唱着欢乐的歌。难怪父亲在此触景感悟,写出“满山翠竹拥青螺”、“人随流水涧边归”等美好诗句……

“吔,好美啊!简直是人间仙境。”易琳惊叫起来。

“好景还在山巅呢!”萍萍说。

大概上了三百来个石阶,我两腿发胀,气喘吁吁了。好在山脚下捡了根棍子以助脚力。

易琳不断地问:“还有多远,快到了吗?”

萍萍一路鼓励她:“快了,前面那山就是了。”其实,路还远着呢!

一路山行,我们来到了娘娘殿。拜过娘娘神相后,坐在竹椅上歇息。易琳问我这是哪位娘娘?我告诉她:“这是葛仙翁的母亲。这山原来叫云岗山,传说葛仙翁在此地修炼后,他的母亲跋山涉水,千里寻儿,不料在此山腰突然仙逝。明代信士为了崇敬这位伟大的母亲,特在此山腰修筑娘娘殿让后人祭祀。你看,石门上刻着:娘德共爹思,定省金仙恩覆育……的楹联。”

“啊,这离山顶还有多远?”易琳望了望石阶梯,忍不住又问了。

“上七下八,还有七华里。”我说。

“哇塞!”易琳伸了伸舌头,坐在竹椅上还想歇。

“走吧,越歇越想歇。”萍萍催促大家。

山上的景致变幻莫测。临近山巅,我每次在这所看到的景象都不同。这时,山涧中腾起茫茫云雾,山顶山腰笼罩在浓雾之中,一缕白云像棉花一样被山风推着,推着,送进一片翠色欲滴的松林之中。一瞬间,一缕白云投进我的怀抱,我真想抱回家当棉絮。再看那九条山脉,如九条巨龙乘云奔来,形成“九龙蹿顶”之势。


 第一次见此景观的易琳看得两眼发呆,忘记了疲劳不住地赞叹:“仙境,仙境!”

我们踩着层层云梯,终于到达玉虚观正殿。葛仙翁神相前卜卦求签声阵阵,八卦门前一片烟雾缭缈,鞭爆喧天。香客们不辞途中辛劳到此圣地烧香、跪拜、祈愿,为的是祈求平安,安居乐业。

趁萍萍领着易琳朝拜老君殿、观音殿、三官殿……我独自行致佛教慈济寺拜祀释迦牟尼佛和观音菩萨。我仿佛看见父亲在此念经礼佛。听母亲说,父亲当年曾在江西的泰和县、万安县和鄱阳县任县长。父亲廉洁正直,一生清高,不贪污,不受贿,一心行善,办完公事就诵经念佛,在衙门里设佛堂。父亲在铅山县任县长期间,放走过不少红军,路途遥远的给两块大洋做路费,近处的留着吃顿饱饭。父亲早已心归佛门,把人世间的俗事置之一边。父亲不顾母亲百般劝阻,千里迢迢来到这名山古刹成了一名虔诚的佛教徒。并取一佛名“慈感”。如他的诗中所云:“甘作山人便是仙”。

父亲的执着,贤淑善良的母亲无奈,她担心父亲的衣食住行,只好带着儿女们找到葛仙山,陪着父亲居住在此山中。

父亲在葛仙山除了每日诵经礼佛,还潜心修撰《葛仙山志》,写下了许多咏禅诵景的诗文。如描写山巅云雾的诗句有:“紫府瑶台饱看来”、“来往青山紫雾间”;描写山泉的有:“酷似兽王吐白涎”……母亲每日种菜、打柴,一家人与世隔绝,过着清贫的生活。

1951年的一天早上,小姐姐像往常一样给父亲生炉子,母亲有气无力地说:“不用烧了,昨晚你父亲被人带走了……”尽管父亲身居宁静的高山深处,也难以摆脱人间世事。

后来听说,父亲精心修撰的《葛仙山志》石印后,只仅仅装订了两本,其余的被山风吹散,飘浮在渺无天际的云雾之中……

我得感谢铅山县统战部的工作人员,经多方寻找那两本《山志》,如大海捞针,终于199311月,在杨村乡龙源村一户农家获得二、三卷残页。但遗憾的是,十年浩劫,农户害怕抄走,把《山志》藏在谷仓顶上,时间一长,被水浸鼠咬,每页的上半部全污损了,难以辨出每首诗的全貌。尽管如此,我还得感谢这家农户,若不是他的收藏,未将《山志》付之一炬,否则荡然无存啊!

想到这里,我站在慈济寺门外,禁不住大声喊着:“父亲!女儿来了,您在哪里?”

时间不早了,该下山了。这时易琳却想多呆会儿,她被山上的美景迷住了。她感慨万千:“葛仙山的景色太神奇!山风推云拨雾,天池清泉直下,真是修心养性的好地方,怪不得外公会选择在这里修行。”

作者:彭园 来源:原创
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江西葛仙山网站(jxgxs.com) ©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铅山县葛仙山寺观管理委员会主办

    联系电话:07935166397